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 四川省法院这样做
  • 2020-09-26 07:21
  • 来源:广安日报
  • 访问量:
  • 【字体:

近日,省法院召开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座谈会,介绍了全省法院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工作情况,并邀请了20余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商会代表参会,为进一步优化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言献策。记者梳理了四个关键词,从数据、举措两个方面为您解读全省法院优化法治化营商环境的相关工作情况。

关键词 可预期

强化规则引领

数据:全省法院依法审结一审虚假诉讼罪26件86人,审结一审伪证罪、妨害作证罪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等妨害司法罪30件54人。

我省法院依法惩治虚假诉讼、妨碍作证,利用诉讼恶意逃废债务等违法犯罪行为,引导市场主体树立诚实诉讼规则意识。开展民商事司法参考性案例库建设工作,完善类案和关联案件强制检索机制,促进法律适用统一,给市场主体以明确的行为规则指引,引导市场主体提前作出预判,促进形成可预期的营商环境。

强化方向预警

数据:全省法院审理破产案件213件,8个中院设立清算和破产庭,形成专业化审判机制。

我省法院以处置“僵尸企业”为抓手,深化“府院联动”机制,保障破产重整、和解、清算顺利进行。对产能落后、无清偿能力的僵尸企业予以清算,促进有序退出;对符合产业政策、有发展前景的危困企业依法适用重整、和解程序予以救治,促进生产要素优化组合和产业转型升级。内江方向广电、乐山金顶、川化股份、中国二重、泸天化等5家上市公司以及德阳西部国际商贸城、自贡新星源、遂宁“盛马系”、达钢集团等多家知名重点危困企业“变破为立、化危为机”,实现良性发展。

关键词 稳定

多元化解矛盾纠纷

数据:全省法院设立163个律师调解室,引进2110个调解组织入驻法院,设立速裁团队433个。在线立案44.93万件、在线审理1.55万件,在线调解1.69万件。

我省法院积极创新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搭建纠纷多元化解平台,整合司法、行政和社会资源参与调解,引导市场主体通过多渠道化解纠纷。同时,深度运用智慧法院建设成果,依托诉讼服务中心、四川微法院等平台,全面推行“非接触式”和“云上法庭”等线上服务,实现信息化工具与法院工作的深度融合,及时保障市场主体合法权益。

严惩各类犯罪行为

数据:依法审理涉黑恶及“保护伞”犯罪案件686件5297人。妥善审理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涉众型案件535件1346人。

我省法院纵深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严厉打击欺行霸市、收取“保护费”等犯罪,保护企业和企业家人身财产安全。全国扫黑办、最高法重点挂牌督办、关注的“村霸”梁忠银恶势力案、申文建涉黑案、“饶氏兄弟”涉黑案等一大批涉黑涉恶案件顺利审结,充分发挥司法的社会稳定器作用。助力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同时,我省法院稳妥审理了陈勇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等一批影响较大的非法集资案件。

关键词 公平

保护市场主体产权

数据:依法审理涉民营企业案件34.75万件,涉案金额2063.69亿元。完善司法临时保护机制,加大惩罚性赔偿适用力度,依法审理各类知识产权案件1.6122万件。

我省法院妥善处理了政府ag电子游艺平台|国际娱乐品牌_腾讯体育、特许经营、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等案件,对仅因政府换届、领导人更换导致政府违约的,依法支持企业合理诉求。同时,充分发挥司法保护知识产权的主导作用,推动省两办出台加强知识产权审判领域改革创新意见,完善司法临时保护机制,加大惩罚性赔偿适用力度,有效保障知识产权主体的竞争优势。

加强企业胜诉权兑现

数据:全省法院共计执结案件68.2088万件,同比上升33.81%,对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执结36万件,执行到位金额969.71亿元。加大打击“老赖”以及消极协助执行行为,依法司法拘留800人,罚款244人。

我省法院保持执行工作高水平运行,常态化开展涉民营企业专项执行活动,切实保障市场主体胜诉权益及时实现。省法院在全国率先出台执行工作问责规定和规范化意见,明确对25种执行不规范情形实行责任追究。

关键词 透明

促进阳光行政

数据:全省法院共审结拆迁一审案件1435件,审结土地、矿产、林业等资源类行政一审案件3839件。

我省法院严格审查行政征收、征用行为的合法性,防止公共利益的界定不当扩大化。紧紧围绕“放管服”改革和商事制度改革,妥善审理登记、审批、许可等行政案件,加大对规范性文件附带审查力度,帮助落实“负面清单”制度,促进市场准入公开透明。同时,严格执行新修订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受理信息公开行政诉讼案件,依法判决行政机关按要求履行信息公开法定职责,推动行政机关提高行政监管透明度。

促进透明经营

数据:审结一审涉股东出资、股权确认与转让、股东名册变更、股东知情权、利润分配权等案件3570件。

我省法院贯彻落实公司法及系列司法解释的规定,依法保护非公有制企业股东权益,特别是加大对中小股东的保护力度,依法惩治滥用股东权利的行为,促进公司内部治理结构优化,建立规范透明的现代企业制度。(据《四川法治报》)